2013年5月6日

守過金門話當年

民國八十一年八月三日,我入伍了,地點是台南官田。在為期一個月左右的新訓結束後,就被送到位於高雄壽山的前送營區等船。

同年九月中旬,我來到了金門,開始了往後在這座島上的服役生涯。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戍守金門的足跡

在大金門短暫停留一宿之後,隔天就從水頭碼頭搭渡船來到俗稱小金門的烈嶼,緊接著被帶到位於大山頂的步三營,待沒多久又被送到南塘的新兵集訓隊待一星期,回營部之後,本來被人事官看中要留在營部連接連參一的,但後來師部電話命令下來,我們這梯次的所有大專兵都被送到了大金門太湖附近的幹訓班,進行為期三個半月的訓練。

對於運動細胞不發達的我來說,做士官是從來不敢想的,但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也只好硬著頭皮接受。在受訓過程中表現總是不盡理想,自然也就被盯得很慘,結果也沒有明顯進步。在這段期間還得了蜂窩性組織炎,更是雪上加霜。原本不期待自己可以順利結訓,但隊部或許有其他的考量,還是讓我結訓了。

金門幹訓班

在進幹訓班後我的編制就從營部連改成了步三連,但結訓後因為人事官還是很看重我,想要我改接營參一,所以就繼續被留在了營部。當我還在跟師父學習業務流程時,爆發了一件改變我命運的事情,當時的連長認為他擁有人事主導權,與人事官爭執不下,最後連長占了上風,我變成了二級廠的化學士。

二級廠在大山頂山腳下,天高皇帝遠,自然學長制比較重些,每晚就寢前都要到資深老兵的寢室聽訓,而且還必須單腳跪在床前,這種所謂「銜接」的傳統,我實在不能認同及適應,後續因此有衍生出一些事情,這部分有些複雜就略過不提了。

民國八十二年十二月中,營區因為要下基地移防到東林營(現在改稱為西宅營區),當時我剩半年就要退伍,沒想到也不得輕鬆一些。因為隔年三月就要測驗,在此之前就得經常性的訓練,等到逼近測驗日期,才很捨不得的離開營部連歸建到位於陽山的步三連,期間也是很多曲折。在結束了第一階段普測後,我才慢慢邁入等待退伍的日子,當時還剩下兩個月。

民國八十三年六月十八日,正式退伍回到台灣,告別了生活一年九個月的這片土地。

金門,這塊曾經讓我歷經波折與磨難的地方,在離開將近二十年之後,我突然懷念了起來,也上網查了這幾年的動態。由於駐軍大幅減少,許多碉堡、營區都廢棄了,甚至遭到拆除的命運。而許多道路因為拓寬的關係,兩側密密麻麻的老樹遭到大量的砍伐。金門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也早已不再神秘,間接失去了一些味道。當老兵回首去尋找曾走過的足跡時,會不會惆悵的感慨:相見不如懷念!?

推薦影片:
消失的戰地記憶
尋找金門老靈魂

推薦部落格:
烈嶼觀察筆記

推薦論壇:
後備軍友俱樂部

推薦臉書社團:
烈嶼(小金門)服役之友會

1 則留言:

  1. 大山頂山腳下二級廠我進去過多次,等你回來再陪你去逛。

    回覆刪除

歡迎您留下與本篇文章相關的回應,如果另有其他寶貴的意見,可至側邊攔的〈有話悄悄說〉留言指教。若是回應內容與文章本身無關或是涉及不當的言論,格主將保留刪除與否的權利。


瓦特比的抓火狐推薦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