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5日

棍棒下的勤教嚴管

初次在電視上看見某位男性立委﹝目前已卸任﹞的時候只是覺得有點眼熟,但想不起來有在哪裡見過,直到最近才發現原來他藏在一段我幾近遺忘的回憶裡...

國中畢業後,參加公立高中聯招﹝當時只有四所省立高中﹞未獲錄取,在鄰居的介紹下加入了劉秀補習班的重考行列。當時的班主任就是該名立委,劉秀是他老婆,這家補習班是他們兩夫妻一手創辦的。

在補習的生涯中,早上要早自習,若是遲到中午就不能午睡,要到大門口罰站。拜託!每天苦讀都沒睡飽了,中午還要受此折磨,更何況遲到的原因常常都是因為擠不上公車,並不是我賴床啊!在後半年,晚上也開始要留下來自習,每天還有一堆的考試要應付,但最可怕的還是看見班主任的出現,他不負責授課,但卻是體罰的第一把交椅,只要成績不符合他的標準就準備挨板子,教室的角落裡永遠有一捆的棍子等著他用,通常每打三到五個人就會斷掉一根,讓我們這群已經飽受升學壓力之苦的學子還要承受額外的煎熬。難道這就是他們所標榜的「勤教嚴管」嗎?我看根本只能稱作是「斯巴達教育」罷了。

台灣的教育制度向來只重視升學,教改多年也不見有什麼長足的進步,而體罰的情況雖然較為改善,但也從未絕跡。依我個人的想法,體罰有可能會讓孩子學習到攻擊的行為模式,或導致比較內向的孩子變得更加憂鬱,不管哪種情況都不是社會之福。

對於孩子的管教是應該賞罰分明,但這個「罰」不應該是體罰,而是尋求一種能讓孩子從中認清錯誤進而成長的方式。至於拿考試分數高低做為懲罰的理由,那就更是要不得了。

6 則留言:

  1. 以我個人的經驗,
    南陽街許多所謂補教名師、
    或者班主任,心態上,
    跟瘋子或偏執狂,
    只有一線之隔。

    回覆刪除
  2. 是喔!!
    臨下班前看到這篇文章

    突然憶起當年的自己
    那個以為棍子可以造就好學生的時代

    真是去...

    回覆刪除
  3. 國小準備升上國中時
    已經聽聞國中訓導主任的重鞭
    他教理化..
    他打人的方式
    根本是使盡吃奶的力氣打人
    還被他罰過
    從教室跳青蛙跳到校門口再折回來
    跳完腳一直發抖

    我也重考過
    雖然補習班也打的厲害
    不過並沒有國中那幾位老師來得恐怖

    當時班主任規定
    補習班男女不能講話
    有一次我跟我同學在等電梯
    我旁邊那個男同學跟女同學在講話
    這時電梯門打開了
    竟然走出班主任
    嚇了一跳
    當場斥責講話的男女
    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回覆刪除
  4. 我國中的時候倒也還好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
    有位女老師喜歡捏人耳垂
    另外
    頭髮不及格時
    會被訓導主任從中間開條馬路

    回覆刪除
  5. 我覺得劉秀有改變很多了,
    老師在那裡都很有人情味,
    中午遲到只要是趕不上公車.錯過火車,
    老師都會放寬的,
    只要你中午睡覺品質好就好,
    每一位老師也教的很好,
    只要上課用心.回家認真,
    自己也可以是最厲害的。

    回覆刪除
  6. 我不曉得稱讚劉秀的好為什麼要使用匿名?
    如果劉秀補習班真如所言的進步,
    我樂觀其成。

    回覆刪除

歡迎您留下與本篇文章相關的回應,如果另有其他寶貴的意見,可至側邊攔的〈有話悄悄說〉留言指教。若是回應內容與文章本身無關或是涉及不當的言論,格主將保留刪除與否的權利。


瓦特比的抓火狐推薦頁